当前位置:在职博士班首页 >> 工商管理博士专题页 >>博士校友 > 正文

EU商学院在职博士校友张隽:以理想为枪的骑士--张隽和他的“教育和文学梦想”

日期:2020-07-22 16:53:47


张隽
EU商学院(北京)在职博士DBA12班学员
广东文远教育集团总裁   
广东惠州市惠阳区北大新世纪学校校长
全国民办中小学外语教学研究会副秘书长
广东教育现代化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
惠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惠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广东宏远教育集团原总校执行校长
中大附属外国语实验中学原校长兼集团教育总监

1570年,由于教皇宣布参加对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圣战可以免除以往的罪恶,雄心勃勃、不甘埋没的塞万提斯报名参加了出征的联合舰队。

一年后,即1571年10月7日,这支由西班牙殖民帝国、罗马教廷和威尼斯组成的联合舰队在希腊的勒班陀海域遇到了土耳其舰队,并爆发了著名的勒班陀大海战。

这次海战非常惨烈,双方损失惨重,塞万提斯所在的侯爵夫人号死了40人,伤者过百。

当时一直在高烧呕吐的塞万提斯表现得十分顽强和英勇。他中了3枪,其中2颗子弹打到了胸部,1颗击中了左手,最终左手因伤而残疾。

塞万提斯也因此被人们称为“勒班陀的独臂人”。

勒班陀大海战最终以联军大获全胜而告结束,它不仅极大地增加了天主教国家的士气,并因此与公元732年查理•马特击败阿拉伯人的图尔战役并称为保卫天主教的两大战役。

一直渴求出人头地的塞万提斯终究立下了战功,后来的人生中,他也一直以此自豪。

多年之后,塞万提斯在小说《堂吉诃德》里写道:为了避免失去右手,我却阴差阳错地失去了左手。

这是他对自己从军生涯的绝妙概括。

而这一点,对于把《堂吉诃德》读了至少5遍的张隽来说,或许也有特别的感触。

1、一切从1995年开始

张隽,安徽宣城郎溪人,广东文远教育集团总裁、惠州市惠阳区北大新世纪实验学校校长。教育学硕士、EU商学院工商管理博士(DBA)(在读)。资深民办教育专家、著名国际教育专家和国际访问学者,师从全国著名英语教学法专家王才仁教授。

从教30年的张隽,拥有20年大型国际学校及特色学校的创办及管理经验,具有独特的创新意识和超强的执行力,他对民办学校的常规管理和理念创新具有突破性的实践,尤其对外国语系列学校的外国语特色打造具有丰富的经验,并取得丰硕成果。

他曾经去英国访学,专门研究小班化教学模式和个性化教学模式,并与英语教育名家王才仁合作“双重活动教学法”课堂实证研究。

其管理的学校历届毕业生多有升入剑桥大学、帝国理工大学、多伦多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等海内外名校,多家国内外名校授予其管理的学校“优质生源校”的荣誉称号。

而这一起的起点,其实源于25年前。

那是1995年,距离一个老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才仅仅过去三年。

张隽离开了业已工作5年的安徽,来到当时的创业热土——深圳,并在一所私立贵族学校做教研主任,这是他梦想的起点。

这时的张隽,就仿佛全世界最著名的骑士“堂吉诃德”,骑着一匹瘦马,手握长矛,心中装着爱恋他的情人,开始他的骑士生涯。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在那年初,俞敏洪拿到了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和全额奖学金,他犹豫了几个月,琢磨着到底是不是把新东方关掉, 纠结着是出国去留学,还是继续经营他的新东方。

最后,他决定不去留学,因为留学每年都能去,早去一年或者晚去一年,不影响自己的命运;而如果一旦放弃创业,那先机可能就没有了。

但是,在1995年,俞敏洪还是奔赴美国、加拿大,力邀徐小平、王强回国创业。新东方由此步入“团队奋进阶段”。

身在深圳的张隽很快就找到了自己事业的发展点,成为东莞市宏远外国语学校执行校长、后担任教育集团执行总裁, 接着又出任中大附属外国语实验中学的校长兼集团教育总监。

多年的一线教育及教学管理经验,让他对中国英语教育的现状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2017年,张隽校长创办惠州市惠阳区北大新世纪实验学校。这时,“堂吉诃德”已具备了一切骑士的装备,确定目标,开启实现梦想之旅。

英语教育本科、教育学硕士科班出身的张隽,还曾有过去英国访学的经历和背景,因此他对东西方教育理念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他认为:现代化教育应将东西方教育理念二者相结合,形成自己特色的教育模式,于是他提出了“十六字办学理念”、“四大培养目标”和“两大培养模式”。

十六字办学理念就是:智艺合一,中西合璧,扬长补短,全人发展。

在张隽的阐释中,“智”代表知识,“艺”代表六艺,诗书礼易乐春秋;要根植中华传统文化,学习西方先进文化理念;鼓励孩子发挥特长,同时也要各学科均衡发展;还要倡导学生终身学习、激励孩子全面发展。

而四大培养目标则是指,“一流的学科成绩、杰出的综合素养、深厚的国学底蕴、突出的双语能力”。

但多元拓展学习能力、人人都有艺体特长的两大培养模式,则一直是张隽所津津乐道的。

张隽对学校老师的选拔要求非常严格,进入北大新世纪的老师首先要满足以下条件:专业对口、学历达标、教学经验丰富。他认为“教育不同于其他行业,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没有试错的机会。”

在教龄结构上,北大新世纪注重老中青结合,主要分为30年以上教龄,10年以上教龄,5年以下三个教龄层次。

而在对待学生的德育上,张隽也不放松,他要求全校学生,必须队列整齐,就餐、宿舍秩序良好,注重文明礼仪修养的提高;无论寄宿生、走读生都要学会自己洗衣物,做自己该做的事,以此引导学生从小养成良好习惯、并树立远大志向。

截至目前,学校已有近1500名学生,明年有望突破2000人。

张隽认为,要在激烈竞争中站稳脚跟,并在短时期内实现自己的办学目标,办出特色,学校的一把手就必须有决胜千里的谋略。“校长就是一所学校的灵魂所在,校长要有教育情怀,要有自己的教育理念”。

2018年7月份,北大新世纪实验学校被惠阳区教育局评为“惠州市标准化学校”,相当于市一级学校。当时教育局领导评语为:“希望北大新世纪办成广东省民办教育的一面旗帜”。

2、一件“最疯狂的事”

在民办教育领域成果斐然的张隽,目前不仅是全国民办中小学外语教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广东教育现代化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惠州市惠阳区北大新世纪实验学校校长,而且还是惠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惠州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他出版了个人教育专著《“浸入式英语”实证研究推介》 《初级实用英语口语》(合著),还著有诗集《紫丁香》《捧给缪斯》《山色凝眉》《幻影无痕》等,建党一百周年献礼的长篇小说《舛运》正在出版中。

张隽的父亲是书法家,他自幼受家庭文化底蕴的熏陶与影响,对中国古典文学产生浓厚兴趣,《古文观止》《唐诗》《宋词》《史记》《资治通鉴》是他的案头必备之书。高中阶段的他,已经开始写诗和短篇小说,由他主持编办校报《晨曦》,在本校文学青年中产生较大影响。

虽然曹雪芹、吴敬梓、鲁迅、钱钟书和当代的贾平凹等著名作家的文风和笔力各有千秋,却都是张隽喜欢的作家。他还把外国作家塞万提斯、巴尔扎克、狄更斯、罗曼罗兰、卡夫卡引为自己的楷模。“《堂吉诃德》我读了不下五遍,罗曼罗兰的长篇巨制《约翰•克里斯多夫》我也至少读了两遍。”

在上大学的时候,他参加了四川阆中的“火鸟诗社”函授班,学习诗歌创作方法,并开始写现代诗。对于现代诗的写作,他总结出诗歌创作的十大技巧。在创作过程中,他体会到,诗歌的本质是“发乎情”的真诚冲动和“合乎理”自然流动。

张隽的大学时代,正处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向九十年代初的过渡期。

朦胧诗、霹雳舞和摇滚乐(迈克尔•杰克逊)的大流行。这些与传统文化迥异的新潮和现代表达,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而北岛、顾城、舒婷、海子的诗给他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印痕。

对文学的热爱,也刺激了他在学生时代做了一件“最疯狂的事”。

大学刚毕业那年,张隽第一次领了三个月的工资,总共差不多两百多元钱,就请了一个月的假,出去周游全省,采风体验。结果回来的时候,随身只剩下五角钱,还挨了领导的批评,写了检查。对这件事情的回忆,张隽定性为这也许就是“我这一生唯一做过的一件损己不讨好的事情了。”?

做文学,需要情怀;写文字,需要定力。张隽从事教育三十年,做校长也有二十年了。

他的第四部诗集《幻影无痕》里,共收录了63首诗。第一首《雪花》写于1989年夏天,最后一首《等待》写于2019年元旦。时间跨度是整整30年。

时至今日,文学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将来或许会成为我的全部。”

作为一名基础教育工作者,张隽也善于推己及人,他在工作中提出“多元拓展学习能力,人人都有艺体特长”的培养目标,由于许多同学都喜欢写诗作文,所以在学校众多的社团中,文学社和诗社也成了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不仅如此,张隽在学校每周都开展社团活动,尽可能多地给同学提供展示自我的平台。组织“出彩达人秀”海选、名家文学进校园讲座、北大讲堂、现场诗歌大赛等一系列活动。

此外,他还举办了首届惠州市“北大新世纪杯”学生作文大赛,获奖选手的文章在《惠州小作家》报上发表,这些都极大地激发了同学们的文学热情,培养了他们的文学情怀,呵护了他们对文学童话般的梦想。

张隽对学生说,“先要学好文化,考上理想的大学,解决好生存问题;只有生存好了,才能在自己钟爱的文学绿洲中,奇葩绽放,多彩人生。”

张隽说,“写作本身不能给我带来所谓的浮世价值,从当代和时下的意义上来讲,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完全以文学为生。但写作能给我带来精神上的绝对愉悦,它是我在用文字给自己的精神洗浴,沐浴光辉和看不见的灿烂。”

3、结语

从20世纪开始,随着精神分析学派的兴起,现代主义认为文学的对象,是主观的内心世界,是人的潜意识中的“自我”。

口无遮拦的桑丘象征了人的原始欲望——奉行快乐哲学的本我;而自我克制,活在理想世界里的堂吉诃德,就是奉行理想精神的超我。

二人的相互影响,使堂吉诃德变得现实,桑丘变得高尚,隐喻了本我和超我间的自我。

借用荣格的原型理论,堂吉诃德则既是战士,也是探索者,更是大智若愚的智者。

而在历史上,对于为什么要从军,塞万提斯在《堂吉诃德》中借主人公之口说:“有两条路可以让人成名,一条是习文,一条是习武。我的武功胜于文才。”

或许理想之于张隽,这恰好对应着文学与教育。
 


分享到:
博士学位项目 世界名校博士 审核制博士 工商管理博士学位项目 DBA PHD 博士项目 健康管理博士项目 项目管理博士学位 教育部认证博士项目 国际认证博士项目 金融博士班

版权申明:以上课程知识产权归属办学方 紫荆工商管理博士(DBA)官方仅提供课程信息展示,而非商业行为
紫荆在职博士(DBA)官方提供技术支持  http://www.pxemba.com/ 京ICP备11007365号-1
Copyrights © 2007-2020 PXEMB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在线客服